歷史上的精靈檔案-花魄

花魄,在我看來,算是志怪小說裡,除狐仙外,最美最無害最可憐又最雅緻的精靈了。
說婺源這地方有個人姓謝,謝石是個書生,為了督促自己好好學習,他選了張公山一處僻靜之處結廬讀書。一天晨起後,他聽到慣常聽到的鳥鳴啁啾似乎有一點不同,這啾啾鳴叫,不似鳥叫,倒像是鸚鵡學舌後說的人話。
他暗想,這深山老林,只我自己一個,難道是精怪通靈,在學人說話?
想到這裡,膽子很大的謝石,順著聲音找了過去。
發出聲音的地方是一棵茂密的有些不太正常的古樹,這樹龐大,斜刺裡伸出一條粗壯的枝丫,人需要擡擡胳膊才能夠到。
走近這樹時,謝石無意識的打了個寒戰,炎炎烈日下,這老樹卻莫名的有些森然可怖。
但是這聲音實在是太奇怪了,非要找到它不可,太想知道到底是什麼東西在說話了,謝石抱著這樣的目的,也不管渾身乍起的雞皮疙瘩,仔細找了過去。
爬上爬下找了半天,謝石才在這根伸展出來的枝丫下發現了聲音的發出者。
是個人。
那小人此時正雙腳垂地地坐在一片寬大的葉子下。
確切來說,這是個縮小了的,五寸來長的小人。
小人赤身裸體,光潔無毛,通體潔白如玉。美如玉雕般的美人,眉目之間似乎有無限愁緒。
得了這麼個小寶貝,謝石伸手去捉,小人也不害怕,溫順地坐在謝石的手裡,不聲不響。
「剛剛的聲音是你發出來的嗎?」謝石將小人捧在手心問她:「你……會說話的吧?」他剛剛明明聽到宛如人聲的說話聲。
小人只是抱著膝蓋坐在他的手心裡,滿臉愁緒。
見小人並不理他,謝石一路攏著手指將她帶回了草廬裡,翻箱倒櫃,找出一個曾養過八哥的籠子,把小人放了進去。
就這樣,小人被謝石偷偷養在了書桌上。
謝石讀書累了,就會跟她絮絮叨叨的對話,小人偶爾也會回話,但是語調怪異,根本聽不懂她在說什麼。
養了數天後,一天,太陽熾烈,謝石想,天天將小人養在房內也不行,偶爾也要晒晒太陽。沒想到,剛剛把籠子拿出去,小人就被晒成了人乾了。
悲傷之下,謝石將小人拿進了房間。
在好友前來拜訪時,他將小人的事情跟好友一說,好友道:「我知道小人的來歷,這小人乃是花魄,只要有三個人在同一棵樹上吊死過,三人的冤苦之氣就會聚集結成這種小人。」
謝石一聽,終於有個懂行的了,連忙問他:「還有救嗎?」「有,花魄怕太陽晒,一晒就成了臘乾,但只要用水泡一會,就能活過來。」謝石連忙一試,小人果然活了過來。
朋友是個大嘴巴,不過幾天的功夫,整個村的人都聽說了這件事。
一傳十,十傳百,在一個早上,謝石推門一看,門外烏泱泱站了一群人,都是要求看小美人的。
謝石唯恐招搖太過,會引來禍事,也憐憫小人悽慘身世,於是將村民勸回後,他敞開籠子,將小人攏在手中,仍然放回了發現她的地方。
不等謝石道別,陡然間,出現一隻怪鳥,怪鳥撲閃幾下翅膀,腦袋一伸,將花魄銜走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