歷史上的鬼故事-調皮鬼

雲陽東邊有片樹林子,都傳說裡面藏了許多鬼,往往大白天都要出來捉人吃。
一天,有個壯漢因為有急事,需要一個人經過這片地方,越靠近樹林,他心裡越發嘀咕:「不會有妖怪吧?前幾天聽說有個人被捉去吃掉了。」壯漢一路走得戰戰兢兢。忽然,咚咚咚的腳步聲從身後傳來,是一個少年,少年狂追在壯漢身後,壯漢回頭一看,嚇得吱哇亂叫:「鬼!鬼!……」回過頭來拔腿就跑,沒跑兩步,忽然被個樹根絆倒,差點崴了腳。
正打算起身繼續逃命,少年追了上來,他將壯漢扶起,安慰他:「別怕,別怕。」話還沒說完,壯漢一拳揍了過去,少年呆住,很快反應過來,也吱哇亂叫:「鬼……鬼……」掄起胳膊就和壯漢互毆起來。
正打得難解難分,一個高帶頭巾的男人昂然而來,那人站在旁邊欣賞了一會兒,才開口問:「為什麼打架啊?」兩人互相揪著對方領子,都罵:「它是鬼!」頭巾男爽朗一笑:「傻不傻?這地方哪有鬼?」他對著兩人解釋半天,兩人才將信將疑鬆開了手。
三人站在原地,互通了姓名住址,原來,都是以前聽說過名字,卻沒見過面的人。於是三人相視一笑,提議:「不如我們三個結伴同行,這樣的話,再厲害的鬼都不怕了。」
三人果然一起走了,此時,壯漢和少年正一起說笑著走在前面,頭巾男慢慢地落在了最後。才走了沒兩步,頭巾男忽然哈哈大笑:「你們二位可真是雅量。醜成我這幅模樣,你們都不怕啊?」
兩人應聲回頭,忽然見到剛剛還跟他們一樣的頭巾男忽然變身了。只見他身高一丈有餘,面孔方大,一黑一白,各分一半,頭上長角,瞪凸了雙眼,宛如疤面煞星方相神。兩人抖著手指著頭巾男,一起吱哇亂叫:「鬼!鬼!」一翻白眼,兩人軟成一團,暈倒在地。
鬼也惡作劇得逞一般,哈哈大笑著消失的無影無蹤。
作者樂鈞發表了一下看法:「哎呀,人鬼可真是太難區分了。正當兩人又怕又疑的時候,兩人互相觀察,在懷疑心和恐懼心的作祟下,兩人就覺得對方的衣服、手足、耳朵眼睛全都是鬼。但實際上卻不是鬼。但是,為兩人調停的卻是真鬼。卻反而覺得真鬼親切,去求助於它。哎呀,太難了。假如說,鬼不趁兩人誤會的時候出來,或者,是在兩人獨行的時候,鬼施以毒手,那麼,這鬼也算名符其實了。但偏偏這鬼經過深思熟慮後,卻反其道而行之。哎呀!這鬼也太狡猾了啊!」
——耳食錄
就……這鬼好無聊啊。還挺細思極恐,挺有寓言意義的小故事。你想想,老大要退休了,你於是和平級的副職鬥個你死我活,刺溜一下,天降老大。白鬥了。還有,你和你的情敵鬥個你死我活,刺溜一下,天降一個真命天子。得嘞,恁倆過去吧!
《耳食錄》的作者樂鈞,字元淑,號蓮裳,江西臨川人,清嘉慶時舉人。樂鈞青年時代起為人幕賓,游歷四方,所閱名山大川,古跡舊都,皆一一記之以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