歷史上的妖怪檔案-水桶妖

說直隸安州府參將張士貴,覺的官署太逼仄,就在城東買了棟房子。
大家都相傳裡面住了妖怪。但是張士貴向來脾氣強得很,不信邪,一定要住進去。家人拗不過,搬了家。剛剛搬進去沒多久,果然出現了怪事。
每到夜深人靜的時候,中堂裡都能聽到敲鼓聲。鼓點詭異,家人找來找去找不到聲音是從哪裡發出來的,每次聽到都瑟瑟發抖。
「呔!兀那小妖!」張士貴一聽這怪事, 馬上換了新裝備,他背上弓箭,秉燭夜坐,專門候著那妖怪來。
等到深夜了,周圍靜謐得只能聽到一地蟲鳴。張士貴懷抱弓箭,微微垂著眼皮端坐在蠟燭前。房梁上忽然探下來一個腦袋,是張人的面孔,正對著他微微的笑。張士貴舉箭而射,那怪應聲墜地。
怪物的全身在燭光下展露無遺。張士貴居高臨下,打量了一會兒,這怪物是個又短又肥的人形,通體漆黑,肚子大如水桶。剛剛射出去的箭正插在怪物的肚臍眼上,看露在外面箭的長度,射進去了大約有一尺長。
那怪斜眼看著張士貴,嘿嘿地笑,用手摸著肚子,笑說:「好箭!」來勁了,這妖怪還。
張士貴再次射出一箭,那妖怪只是身體隨著箭的刺入,微微顫動一下,緊接著,再次摩挲著肚皮,嘲笑地看著張士貴。
眼看這怪物油鹽不進,張士貴這才告了饒,他慌忙大喊:「來人啊!」護衛們和家人爬起床來看,那怪才嚇跑了,它嗖嗖兩下爬到房梁上,撂下狠話:「我一定滅你全家!」
第二天天亮,張士貴的妻子暴斃而亡,等到天黑,他的兒子也跟著死掉了。張士貴斂葬完後,又是後悔又是悲痛。
就這樣,他繼續住了一個多月後,忽然聽到牆壁裡有呻吟聲傳來。聽說異樣,張士貴前去查看,挖開牆壁,裡面竟然藏著他的妻子和兒子!趕緊命人熬了湯汁灌進去,兩人不久就活蹦亂跳了。
等兩人痊癒了問他們:「怎麼回事啊?不是進棺材了嗎?怎麼又跑牆裡去了?」回答說:「我們其實沒死,只是昏沉沉如夢如醉,只看到有兩個大黑手向我抓來,一把將我們扔在了這裡。」
張士貴懷疑有詐,命人開棺驗屍,裡面空蕩蕩,沒有半點人影。這才知道:人的生死有命,福壽天註,即使是惡鬼作祟,也僅僅只能用幻術暫時捉弄一下人,不能真的將人殺掉。
——《子不語》袁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