凡事太過緣必盡

孔子發現了糊塗,取名中庸;老子發現了糊塗,取名無為;莊子發現了糊塗,取名逍遙;墨子發現了糊塗,取名非攻。
世間萬事惟糊塗最難,有些事,問的清楚便是無趣。
人不可太過,事不可太盡,凡事太盡,緣份勢必早盡。所以有時候,難得糊塗才是上道。看淡世事滄桑,內心安然無恙。

人生,說到底,活的是心情。

人活得累,是因為能左右你心情的東西太多。天氣的變化,人情的冷暖,不同的風景都會影響你的心情,而它們都是你無法左右的。
看淡了,天,無非陰晴;人,不過聚散;地,只是高低。滄海桑田,我心不驚,自然安穩;隨緣自在,不悲不喜,便是晴天。